当前位置:主页 > 全讯资讯 >

今年中国的零售总额已经超过美国了

  对于很多互联网金融的从业者来说,2018年是过得异常艰难的一年,这个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很多故事已经褪色,很多人已经退场,即将来临的2019年也充满了不确定性,福祸未知。
 
  但作为融360的创始人和CEO,无论是回顾2018还是展望2019,叶大清都充满了乐观。今年他回了四、五次湖南老家,在那里他发现了零售金融在三、四线城市仍然很有很大的机会。他说,坚信中国零售金融的黄金十年正在开启,融360也将迎来新的机会。
 
  中国从2018年开始要求合规或者持牌经营。对金融行业来说,监管或者合规本来就是应该的,全球哪有一个国家做金融不要牌照?1998年我在美国,当时亚马逊,PayPal、GE、沃尔玛都想拿银行牌照,美联储一直不给发。现在20年过去了,我们看到美联储还是对的。
 
  往长远来看,国内监管思路是互联网机构做金融将和持牌机构一样的监管标准,监管套利已经是过去时。
 
  最近有一个做共享单车的公司变成金融公司。前两天我还发了个帖子,说产品经理怎么能把退款设计的所有人都能看到?这明显是用互联网思维做金融的错误做法。如果工商银行或者美国大通银行,把客户存款或者是取款的速度公开,挤兑的话它们也扛不住。
 
  金融机构也在重视科技创新,我的前任东家是Capital One,现在是美国第五大零售银行和最大的直销银行。20年以前还是一个特别小的信用卡中心,现在它能够做到交行的规模,为什么?靠的还是科技创新。十年前Capital One就在硅谷有办公室,去年摩根大通把很多员工从华尔街搬到了硅谷。
 
  我在美国呆了14年,美国有些金融科技商业模式不适合中国,中国移动支付已经弯道超车,美国有些人还是写支票本,美国还有1000多万人拨号上网,有些地方手机信号还不如墨西哥。中国的金融科技,无论是移动支付还是在线信贷、反欺诈策略、人脸识别的技术都已经领先了。金融科技应该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部分,输出到南美洲、非洲、东南亚这些金融资源相对集中、基础性用征信基础设施不完善,但是经济高速发展,移动互联网正在普及的发展中国家。
 
  最近跟董事会沟通过,我觉得今年无论是从目标制定、执行、合规方面做都很不错。2018年应该算是基本达到预期,大数据风控业务做的不错的,跟持牌机构的合作也不错。在合规方面,我给我们的打分也很高,我们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众多上市企业之一,是尽可能最合规的。
 
  未来几年,我们对市场还是比较乐观的,中国车贷、房贷、保险市场,每年增长都在20%以上,我们明年大概有百分之几十的增长。
 
  明年我们会在大数据风控、智能化方面持续投入;会在小微企业贷款,汽车类型贷款,消费信贷,信用卡、保险方面扩充产品类型,现在我们最大的两块业务还是贷款和信用卡,用户端80%是消费者,百分之十几是小微企业;我们还是要下沉到三、四线城市,我们的用户是很长尾的,没有一个城市的用户数超过总数的4%。我们今年提出来了“上山下乡”,“上山”是服务高端的用户,“下乡”就是到三线四线城市;国际化是今年我们的一个战略,我们也投资了一家印尼版的融360。
 
  从美国的历史看中国的未来,中国的小微金融行业的黄金十年刚开始。美国的信用卡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现,真正的腾飞是八、九十年代中期,因为美国是1987/1988年实现利率市场化。中国在2020年零售金融和消费金融会超过美国,今年中国的零售总额已经超过美国了,但是零售金融还是美国最大。
 
  宏观环境动荡、贸易纠纷、股市不振,实际上用户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,是更需要钱的。举个例子,2009年美国为什么要救花旗银行,而不救雷曼兄弟?因为雷曼兄弟是个投行,倒了就倒了,但花旗银行在美国有一亿多的储户,而且它的信用卡业务是赚钱的,在经济不好的时候,银行最赚钱的部门是零售部、个人贷款部、信用卡部。我研究了一下银行最近的报表,交行最赚钱的是信用卡部,尤其是经济环境不好的情况下信用卡部门是逆势增长的。
 
  我经历了两次金融危机,2000是互联网泡沫,2007到2009是房地产危机,我想把今天的中国和十年以前或者十八年以前的美国进行比较。
 
  现在中国居民整体的负债率还是远远低于美国、韩国、日本、欧洲的,中国的人均信用卡是0.46张,远远低于美国的五张,中国居民的负债率50%不到,美国是80%。
 
  我老家是湖南溧阳,今年回了四、五次湖南,我发现这些县级市、地级市的人,日子真的过得很好,房子三五千块钱一平米,50万可以买套房子,开的都是好车,用的手机也都很好,幸福指数真的很高。
 
  我的同学都在40岁左右,在当地做公务员或者老师,可能年薪就是十几万或者二、三十万,房贷都已经付清了,他们的小日子过的其实很不错。相比之下,在北京一对夫妻虽然可能年薪百万,但是有500万房贷,但是不敢失业,一个人失业这个家就完了。
 
  我觉得最大的挑战还是供给不足,相比老百姓和小微企业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,银行还是不够给力,供给方面还需要改革:金融机构提供的产品还不够丰富,效率还不够高,基础设施还不完善,数据孤岛还是挺严重,大数据还没有打通,智能营销、智能客服、智能催收还发展的不够。
 
  这个行业要做强做大,还是要规模化,要有专业人员来做要供给侧改革。经济越差,就越需要雪中送炭,越需要增加供给侧改革。
 
  而且金融还不够惠普——三、四线城市房贷利率比北京天津要高,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能够打破这个地区差别。普惠金融科技让金融更普惠、更高效、成本更低,可以服务更多的人。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技术的创新和发展,在今后几年会帮中国几亿老百姓、上几千万的小微企业改变他们的生活和经营发展,改变他们的命运。
 
  另外一个是消费者教育和保护不够,金融诈骗不歧视任何人,我认识一个CRO的父亲是个高级知识分子,但是投资信托被骗了百万,前几年有个新闻一个清华的教授也被骗了上千万,所以说金融消费者教育和保护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 
  中国的金融机构在创新理念和与互联网的结合方面做的还不错,一些银行的APP用户量、营销方式、用户体验、开放程度还是不错的。但是风控能力还是需要进步,中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金融危机,没有那么多的“坏”数据——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一个冬天,不知道冬天有多冷,是穿秋裤就够了,还是要穿大衣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8-12-28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